宝鸡一男子街边被利器刺中大腿立即死亡,当地:嫌疑人被抓

极目新闻记者 舒隆焕

5月8日,宝鸡边被有网友发布视频称,男街7日晚在陕西宝鸡渭滨区一小区外,利器立即一名男子被他人刺中腿部,刺中血流不止,大腿当地倒地不起。死亡8日上午,嫌疑事发地社区称,人被事发后辖区派出所民警去现场处置了。宝鸡边被渭滨区委网信办工作人员表示,男街腿部被刺的利器立即男子经抢救无效不幸身亡,行凶者已被公安部门控制,刺中事发原因正在调查。大腿当地


男子腿部被刺(监控视频截图)

监控视频显示,死亡7日23时23分许,嫌疑食客正在就餐,多人围住另一名白衣男子,其间一名黑衣男子疑似手持器械刺向白衣男子腿部,导致白衣男子血流不止,倒地不起。随后,行凶者远离了现场。

8日上午,记者联系视频发布者了解情况,未获回复。该网友在评论区称,此事发生在渭滨区新建路九华园小区外一处串串店附近。白衣男子疑似被捅到了大动脉,餐厅老板报了警。

事发地一名商户对记者称,事发后不久她外出倒垃圾才得知有人被刺伤,附近商户都在议论此事。另一名商户称,事发地距其店铺50多米,当时自己看到了白衣男子倒地,“我要看店,就没注意后面的情况。”


被刺男子倒地不起(监控视频截图)

新建路社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社区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关注此事,事发后辖区派出所民警去现场处置了,其不了解起因及后续情况。

记者致电经二路派出所以及宝鸡市公安局渭滨分局,未获得回应。记者致电当地某医院了解救治情况,一名工作人员称不便透露。此前华商报报道称,前述医院表示,伤者没抢救过来。

渭滨区委网信办工作人员对记者称,已关注到网上的监控视频,事发后辖区派出所、120等赶到现场处置,腿部被刺的男子经抢救无效不幸身亡,行凶者已被公安部门控制,事发原因正在调查。后续其他事宜,辖区派出所、街道办等部门也在处理。

延伸阅读

23岁女子与男友争执后胸口中刀死亡 一审判定男友无罪

2022年4月26日凌晨1点36分,徐园被一辆面包车送到辽宁省大连市普兰店区中心医院时,胸口插着一把刀,衣服被血浸透。当天,她因抢救无效死亡,年仅23岁。

送徐园到医院的男子,是两个月多前和她确定恋爱关系的男友单某,二人刚同居半个月。事发当晚,徐园与男友在家中发生争执,争执从屋内延续到楼外。一审判决书显示,期间,单某对徐园进行言语侮辱和殴打,致其头面部和身体多处受伤。二人返回家中后,徐园持水果刀刺向自己的胸部……



图为事发现场,地上都是血迹

据悉,单某无业,家里经营着一家殡葬店,曾有三次暴力前科。在接受警方调查时,单某称徐园系自杀。后来,单某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被提起公诉。2023年9月,一审法院认为证据不足,判决被告人单某无罪。但徐园的家人无法认可这个结果。2024年3月27日,二审开庭。

近日,徐园的姐姐徐女士告诉红星新闻,单某称徐园的死与自己无关,但事发时只有单某在场,当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认为“徐园系自杀”的调查结果还存在疑点,眼下的客观证据很难排除他杀的可能。目前,二审仍在审理当中。

女子胸口中刀上衣无破口

事发时只有男友在场

2022年2月12日,经人介绍认识的徐园和单某确定了恋爱关系。两个月后,二人同居。据一审判决书,2022年4月25日晚上6点多,单某、徐园和几位朋友先后在当地的烧烤店和歌厅吃饭喝酒。次日凌晨,单某和徐园在附近超市买东西后回到家中发生争执,从屋内延续到楼外,单某对徐园进行言语侮辱和殴打。随后,两人返回家中,徐园出事。

据徐女士提供的现场照片,徐园躺在地板上,鼻子下方和嘴部有斑驳血迹。徐园左胸处插着一把刀,身上的白色衣服被刀柄撑起,只遮挡了半边身体。衣服下摆被血迹染红,裸露的皮肤也有大片血迹。据警方取证照片,徐园生前倒下的地方在厨房和客厅之间,放着一条沾满血迹的白色浴巾。

凌晨1点02分,单某拨打了120,并喊来同住一小区的父母。判决书中,单某及父母称,当晚他们担心急救车来不及,单某及单父开面包车将徐园送至大连市普兰店区中心医院。急救车司机证词显示,其驾车前往小区事发地点,发现一辆伤者家属的面包车快速驶离,便开车紧随其后。

1点36分,徐园被送达医院,不久被宣告死亡,单某报警。经大连市普兰店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徐园系锐器刺切胸部致左侧肺脏、心脏破裂大出血死亡;徐园双眼、鼻部、左耳等及下唇粘膜破损出血等符合钝性外力作用形成,徒手击打可形成;额部、左上臂、双下肢等的符合受外力作用形成……双手掌侧血迹分布呈空心状,右手指关节有划伤。而徐园上衣并无破口。徐女士告诉红星新闻,事发当晚,仅有单某和徐园两个人,无第三人证实究竟发生了什么。

据单某供述,当晚,徐园先去洗澡,因徐园不同意他提出煮方便面的要求,两人发生言语冲突,单某摔门而出,徐园围了一条浴巾追了出去。两人在离家十余米的楼前发生了撕扯,单某用手打了徐园几下,后将其整个人拽倒在地……随后,单某劝说徐园先回两人的住所,两人一前一后回到了家。

单某称,徐园进门后,找了一件白色衣服穿上,走到厨房水池边拿起一把水果刀,拔下刀鞘,转身说了一句“我徐园怎么对不起你了”,紧接着突然撩起衣服,将刀插进了自己的左胸口。

男友有三次暴力前科

曾打女方后和好

当晚凌晨3点多,徐女士接到母亲的电话,得知妹妹徐园出了事,便和丈夫从高新园区坐车赶回普兰店区。4点多,她赶到大连市普兰店区中心医院,得知妹妹已经死亡,父亲正坐在病房门口的地上发懵,点开手机里徐园的微信头像,一边看一边哭。单某已前往普兰店区铁西派出所。

隔天第一次尸检结束后,徐女士才看到了妹妹的尸体。据徐女士拍摄的照片显示,徐园面部、手部、腿部都有不同程度的淤青和伤口。徐女士称,想要擦拭妹妹身上的血迹,“手却一直发抖,动都动不了。”

徐女士难以接受妹妹的死。她表示,在出事前三天,4月23日,徐女士和丈夫曾与两人一起吃过饭,那是徐女士第一次见到单某,对他的印象并不好。在吃烤鸭时,徐园主动提出要给单某卷春饼。徐女士从没见过妹妹这个样子。在她印象里,妹妹性格像女汉子,“如果她被人打,不还手、不反抗是不可能的。”回到家后,她心里不安,想给妹妹打电话聊聊单某的事情,但通话时,徐园和单某还在商场,徐女士就没开口。之后两天,两人没再联系,直到徐园出事。

徐女士称,单某一家开了一家殡葬店。据一审判决书,单某无业,曾有三次暴力前科。2014年,单某因故意伤害罪被判一年,缓刑两年;在缓刑期间,因犯聚众斗殴罪被撤销缓刑,判四年零两个月;2021年又因殴打他人被行拘十五日,罚款五百元。判决书显示,单某的前女友称单某酒后曾动手打过她。

徐园也曾被单某打过。据判决书证人证词,当年4月20日晚,徐园在单某父母经营的殡葬店找到了喝酒的单某,单某耍酒疯打了徐园;而单父也在证词中提到,4月20日,徐园打电话称被单某打了,单父赶到现场调解,两人又和好了。而又过了4天,徐园在家不小心碰了单某一下,也被单某打骂。

此外,公安机关提取单某与徐园的聊天记录显示,4月23日晚9点多,二人发生矛盾,单某对徐园说“你去死吧”。

对于徐园是否患抑郁症,大连市普兰店区南山医院医生曾接诊过徐园,认为徐园当时焦虑、抑郁,有睡眠障碍,症状是否严重无法确定,也无法判定徐园是否会发生自杀、自残行为。此外,徐园的前男友、前同事、好友、上司都证实,徐园曾告知他们自己患有抑郁症,但平常并未见过其抑郁表现。而徐女士在证词中也表示,徐园只是有轻度的焦虑症,并没有抑郁症。



医生称无法判定徐园是否会因抑郁自残,图为抑郁症状资料图(图文无关)

一审判决:

证据不足,男友无罪

事发第二天,当地公安机关立案。单某隔天被刑事拘留,后变更为监视居住。徐女士告诉红星新闻,由于致命工具水果刀被血迹污染,无法检测指纹,并不能确认是否为他杀,后该案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立案。

侦查过程中,为确定自杀还是他杀,该案共进行三次尸检。徐女士告诉红星新闻,2022年5月9日,第二次尸检结束,警方告知尸体上的左侧刺创可自己形成,同时不排除他杀的可能性。

大连市普兰店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认为,徐园创口呈梭形,创角上钝下锐,创道呈左前上向右后下走向,创道内组织器官破口宽度与水果刀刀宽相近,体表创口及创道均较规整无变形……根据死者损伤特征、衣着状态、现场及案情等综合分析,认为徐园左胸部刺创本人可以形成。

徐女士表示,鉴定结果未提及排除他杀的证据。另外,在补充侦查的材料里,她看到调查结果变为“徐园系自杀”。2022年12月,普兰店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单某犯过失致人死亡罪,提起公诉。

2023年9月,普兰店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证据不足,被告人单某无罪。法院认为:第一,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徐园与单某发生矛盾时产生轻生念头,单某无法预计自己的行为可能引发徐园持刀自杀的结果;第二,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单某的行为和徐园的死亡结果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证人证言均证实徐园并没有明显的抑郁和异常行为,单某的殴打行为对矛盾激化负有责任,虽然在客观上造成损害结果,但不是出于故意或者过失,而是由于不能预见的原因引起,不能认定为犯罪;第三,单某尽到了必要的救助义务。



图为一审判决截图,认定男友无罪

徐女士及家人无法认可这个结果。2023年12月,徐女士申请成为案件代理人。徐女士表示,“徐园系自杀”的调查结果还存在疑点,目前的客观证据很难排除他杀的可能,例如涉案水果刀被血迹污染并不能检测具体指纹、尸检报告并没有排除他杀的鉴定。而单某所供述的当晚情况也存在疑点,徐园将刀刺入胸腔时为什么要提前撩衣服?当天夜里温度不高的情况下,徐园为什么只裹着浴巾就出门?

2024年3月27日,该案二审开庭。徐女士称,当时,她见到了单某,单某称徐园的死与自己无关。目前,二审仍在审理中。

徐女士告诉红星新闻,母亲一直在工地干活,挣钱贴补家用;而父亲得了突发性耳聋,只能带助听器,上厕所也要依靠药物。清明节,一家人去扫墓时,墓碑上后代的名字中,徐园作为最小的一辈,名字原本是红色的,如今已经变成黑色。

责任编辑:史伟民_NS5464